曾經當過KTV少爺、在螺絲工廠鎖過螺絲,也曾是狗仔,專門窺探名人隱私,如今的洗鞋家負責人余國棟,守在15坪大的洗鞋店面,過往的種種經歷,成為他創業的最佳養分,幫助他成長、茁壯。



66年次的余國棟,曾經因為股海失利,背負100多萬元的債務,過過三餐不繼的日子,之後,再度借款50萬元,做起洗鞋生意,奮力一搏,經營第二個月之後,近200萬的負債全還完,並且「賺到」10幾家加盟店。余國棟將自己比喻成街頭獵犬,並大膽宣告:「只要我站的地方,就是我的舞台。」

原先從事新聞工作,待過時報周刊、蘋果日報特勤組,余國棟是大家口中的狗仔,但成天守著一扇門的日子,讓他心生厭倦。再加上媒體工作不穩定,面臨新一波的裁員潮,有將近半年的時間,他必須靠著領失業救濟金過活。

儘管餓著肚皮,余國棟腦子並沒有休息,不斷環繞著創業的夢想,他考慮過指甲彩繪、手機包膜的生意,即使已屆而立之年,還到泡沫紅茶坊,當了三個月的工讀生,觀察市場與學習技術,打算開店加盟,最後,則因為評估店租太貴而作罷。

此時,溺斃不少創業家的金融海嘯,卻成了余國棟創業御風而上的良機。

金融風暴之後,消費力大幅下降,民眾紛紛減少在衣服、鞋子的開支,沒有餘裕購買新鞋,幫客戶洗鞋的商機也就逐漸浮現了。腦筋動得快的余國棟,在上海看到了這門好生意,並花了時間學習洗鞋技術。爾後,在去年3月,貸款50萬元,開了一家小小的洗鞋家。

 

但和一般洗鞋店家不同,余國棟一開始就打算要走加盟概念,也是台灣唯一的洗鞋加盟店。從洗鞋機、烘鞋機、店面一貫紅色系的室內裝潢、到員工接待客戶的訓練,余國棟有一套標準的SOP(標準作業程序)。在第一個月就靠加盟回本,現階段洗鞋家已有10家店的規模。

一台裝著毛刷的流理水槽,看似簡單,卻花了余國棟不少精力。他指著專門洗鞋的工作流理台咧著嘴笑說:「當初我自己畫設計圖,問了一百多家工廠,造價20萬,才順利生產出來。」而5、6隻刷毛長短不同、功用各異,也是一次又一次不斷試驗的結果。

秉持不達目的絕不休止、鍥而不捨的狗仔精神,加上待過KTV、泡沫紅茶店,見識過不少難纏的客人,這些工作上的經歷,都成為余國棟在創業過程中,無論是客戶服務、技術研發、行銷廣告,都成為重要助力。

海嘯過後,有人慘遭滅頂、也有人撿拾洪流過後所遺留下來的漂流木,改造成令人經驗的裝置藝術,有創意、肯努力,天無絕人之路!

 

文章來源:創新發現誌    文/胡秀珠(現任資策會發行《創新發現誌(ideas)》月刊副總編輯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IDEA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